ゞ瞬

「嗯?」突然通訊器傳來了消息。

「嗨,小瞬!你們最近過的怎樣啊?」媽媽的聲音傳了過來

「過的很好,怎麼了嗎?」
「沒什麼,只是最近我們這裡的老洋房在舉辦狂歡派對,想說看你們要不要去」
「狂歡派對?」
「是阿,邀請卡應該快到了….」


「喂!小瞬,這裡有一張什麼狂歡派對的邀請卡,媽媽寄來的..」拿著一張紫黑色的卡片的慶司走了過來

「看來是到了,那就這樣拉,對了,爸爸說要好好加油打道館喔,先這樣拉」切斷了通訊

「媽媽每次都這樣阿…..」碎碎念

「對了,你有沒有興趣?」慶司晃晃手裡的邀請卡

「上面寫了什麼?」

「就一段話」

「喔?怎樣的話?」

「自認有足夠膽量的就來吧,我們的狂歡…」未說完

「我懂了,那就走吧!」微笑

這兩兄弟都有個共通點,就是一不怕挑戰二夠大膽。這個老洋館的派對到底會怎樣,他們都非常有興趣。

同一時間

「狂歡派對?地點在老洋館…….酷!會不會很恐怖啊?不過只要很刺激危險就沒問題了,我要參加!」手裡拿著卡片的少女很興奮

「不知道道時候有多少人會參加呢?我好期待…..」

名為小酢的少女,熱愛刺激危險,對於收到狂歡派對的邀請卡顯然非常開心

「咦?這是什麼?狂歡派對?」讀著卡片的內容

「怎麼辦?要去嗎?會不會很可怕阿…..但是好想去」煩惱

名為柯特的少年,其實不怕這種類型,但是對於突然出現在眼前的有些苦手,所以收到邀請卡很憂傷

「紫黑色的邀請卡?上面寫什麼來著,老洋館的狂歡派對?我記得老洋房好像在…..」拿著邀請卡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嗚….到時候跟大家一起就不會很可怕的,沒事的…」到時候打算多找一些人

名為愛里的少女,收到邀請卡的時候思考了很多

「最近好像都沒什麼有趣的事….」真紅帶著自己的夥伴旅行著

「喂,你要不要去那個狂歡派對阿」一個人這麼問他的同伴

「不要吧,誰不知道那個老洋館那麼恐怖,而且看起來都沒人」

「那我也不去好了…..」順手撕了手裡的卡片往旁邊一扔

「派對?老洋館?」聽著一些片段

剛好看到破碎的卡片上的那句話 『有足夠的膽量就來吧』 『派對即將開始』

「就去看看吧,反正也沒什麼事情可以做…」

就這樣,慶司兩兄弟、小酢、愛里、真紅、柯特,這六個人都不約而同地來到了羅莎鎮

羅莎鎮

「不過說起來,那個老洋館到底是怎樣的地方阿?」慶司問自己的弟弟

「我也不清楚,不過聽說還是有人的,但有沒有人住我也不知道」

「小瞬!」柯特揮揮手

「柯特?怎麼你也在這…那些是你的朋友?」看著柯特身邊也有不少人

「嗯,你們也是因為這個來的吧」柯特拿出那張卡片

「太好了,看來是一道的」愛里看著柯特認識的人也拿出了卡片,也很開心

「喔對,我都沒介紹人給你認識」

「大家好,我是小瞬,他是我哥哥,慶司」

「你好,我是小酢,很喜歡刺激跟危險的東西」

「我是真紅,很高興認識你們」

「你們是兄弟阿,我是愛里」

「我是慶司,請多指教」

大夥們漸漸熟悉起來,也多了一些笑聲

「對了,我們不是還要去派對嗎?什麼時候要走」有人這麼說

「怎麼辦?好不容易可以好好玩的….咳!」帶著口罩的少女似乎很煩惱

六人也注意到少女

「怎麼了嗎?」愛里問

「咦?你們…?本來我跟朋友約好要去派對的,但是前幾天發高燒到現在還沒好….又不想白白浪費邀請卡」莎莎將事情告訴六人

「你介不介意給我們呢?我們正好也想去,不過正好邀請卡少了一張」小酢想想也這麼說

「欸?原來你們也想去阿,太好了,可以順便拜託你們一件事嗎?」

「什麼事?」

「我的朋友也去了派對,但是我不是很放心他們,我的魅力喵對這張邀請卡也很害怕…可能是我多心了」

「沒事的,我們到時候會幫你留心你的朋友」

「謝謝你們,要好好玩喔」

接過莎莎的邀請卡,六人開始往派對前進

「希望是我多心才對,一直覺得這張卡片怪怪的….」

ゞ小酢

「洋房離這裡應該不會太遠吧…」真紅問。

「按照邀請函上面附的地圖,就在前面不遠處了。」慶司指著前方。

「呼……似乎有點黑呢。」愛里似乎開始害怕起來。

「如果出現甚麼的話……」柯特也跟著害怕起來。

「別擔心啦!那種謠言,一定只是為了派對炒熱氣氛用的吧!」瞬笑著。

「嗯……」兩人有點安心地向瞬點頭。

「你們看!就是那一棟吧!」小酢開心地大喊。

六人的眼前,出現一棟彷彿是森林中的城堡的洋宅,但與他們想像那美麗的洋宅不大相同,這棟洋宅周遭的詭譎氣氛不是一般可以形容的恐怖,原先一路上走過來的翠綠樹,一到洋宅的周圍就全都是枯樹,連一點花草都沒有。

洋宅的外牆上被捲繞著枯老的藤蔓,窗子也沾滿了灰塵,就連月光也照不進去般的黑暗。陰森、寂靜,除了這些以外的形容詞,他們大概也想不到了。

「那我們趕快進去吧!」

小酢等不及的往大門邁步,慶司跟瞬也很快的跟上腳步。

「等、等等!就這樣直接進去……裡面有點……」

愛里叫住了三人,真紅跟柯特也站在愛里後面,露出害怕的神情。

「但是……已經差不多到派對的時間了,遲到不太好吧!」慶司說道。

「也、也是啦……」真紅說。

「但有點奇怪呢,雖說是派對,但人似乎……只有我們而已呢。」瞬看向周圍。

「是說……莎莎小姐的朋友也過來了對吧?」柯特說。

「那人……會在裡頭嗎?」

  --喀擦!

  --!!!???

突然門把出現了摩擦聲,大家緊張的往大門瞧,原來是小酢再轉動門把。

「小、小酢!我們還在討論你怎麼就……!」真紅慌張的說。

「抱歉……但是門把,是鎖的呢!」小酢向大家說道。

「鎖的?」瞬走向前,也試著轉動門把,但同樣地打不開。

「所以我們可以不用進去囉?」柯特道。

一聽到柯特這麼說,愛里跟真紅有點小小的鬆了口氣。

「先看情況吧!也許裡面還在準備吧!」慶司說道。

  --嗚、嗚嗚……嗚……

  --!??!?

「小酢!不要鬧囉!」愛里驚嚇向小酢說。

「等、等等,這次不是我啦!」小酢掩著嘴說。

「那……是誰的聲音呢?」真紅看著慶司。

「好像、是從墓園那裡傳過來的呢。」慶司的頭轉向墓園的方向。

「會是莎莎小姐的朋友嗎?」瞬說。

「該不會是遇上麻煩了吧!」柯特擔心地說。

「如果是這樣,就不能不幫忙了呢!我要過去看看!」愛里道。

「你一個人去的話會太危險!現在已經晚上了!」慶司說。

「沒關係,我也跟著愛里一起。」真紅走向愛里。

「那這樣,我也、……」

「小酢你還是留在這邊吧!」瞬拉住小酢的手,擔心小酢又亂來。

「唔,好吧……」小酢失落道。

「那、那我也跟著去。」柯特自告奮勇也舉著手。

「你們三個人……不會有問題吧?」慶司擔心的看著三人。

「不要擔心!我們有神奇寶貝在呢!」愛里笑著。

「是呀!」「嗯!放心吧!」真紅跟柯特也對著慶司笑著。

「那我們三人就在門口看狀況等你們回來。」瞬道。

「一有危險!一定要大叫哦!我們會趕快衝過去的!」小酢說。

三個人點著頭,跟慶司他們揮手再會後,大步地朝墓地前進。

────────────────────────────────────────────────────────

《其一》ゞ柯特

  風吹動著枯樹發出沙沙的聲響,滿是枯枝落葉的地面讓人每踏一步就有種緊張的感覺,只有不遠不近的泣聲一直在耳邊繚繞。往墓園的路其實不遠,但卻被這種詭譎恐怖的氣氛嚇得的決定去墓園一探究竟三人組只敢緩慢前進。

  雖然真正說起來只有兩個人被嚇到。

  明明身為三人中身高最高的柯特現正躲在愛里跟真紅的背後瑟瑟發抖著,真紅也害怕得躲在愛里背後,形成了有些滑稽的畫面。

  柯特剛剛自告奮勇想跟上的勇氣似乎完全消失殆盡,緊緊的抱著懷中的單首龍,悶悶的說道,「我、我們回去好不好……說、說、說不定那只是風吹動的聲音……」

  「還是去看看好了?說不定像柯特說的一樣是有人遇到麻煩了呢!」愛里轉頭給了真紅和柯特一個大大的笑容,「不用這麼害怕啦!」跟在愛里身旁的火爆獸也呼應著愛里的話,猛然的加強了火焰,讓有電龍照亮周遭變得更加通明。

  「而且有露希在照亮路途啊。」有了愛里的鼓舞,真紅雖然還殘留著些許害怕的神色,但也笑著說道。

  「嗚、嗚嗯……」有了愛里跟真紅的言語,柯特似乎放鬆了不少警戒,雖然還是緊緊抱著單首龍。

  --嗚、嗚嗚嗚、嗚嗚……

  哭泣的聲音好像突然放大,像是從耳邊突進到腦內的感覺令人不舒服,不禁讓真紅和柯特震了震身軀。

  「好像接近了呢……」愛里循著聲音的方向看了看四周,「看來是真的有人在哭,不過好像還看不到在哪裡……」聽著愛里的話,火爆獸拍拍愛里指了指聲音來源方向後,便去尋找應該是在哭泣的人。

  而原本跟在真紅柯特身後的太陽精靈與菊草葉也互相看了下點點頭,便也跟著火爆獸去四處尋找。

  「我們也要一起去找嗎?」

  「嗯……真紅和柯特不是很害怕嗎?」

  「不過有點擔心,如果是真的有人遇到麻煩或受傷了呢?」

  「如果擔心就一起去找吧!早點知道發生什麼事也能早點回去洋館會合吧?」

  「嗯!我們一起去!柯特也……柯特怎麼了嗎?」

  「那邊……好像……有東西再動……」

  愛里和真紅順著柯特指的方向看過去,在某顆枯樹的背後的確有東西不自然的在飄動,在電龍的光照下,枯樹後正在動的影子添上更加詭異的氣氛。

  「是人嗎?」真紅怯怯的問了一聲,但卻不敢走向前查看。

  愛里看著真紅膽怯的模樣,便自己鼓起勇氣往影子的方向走,「那個、不用怕我們不是壞人!請問為什麼在這邊哭泣呢?」似乎認定了前方正在微微動作的影子就是傳出哭聲的人,愛里小心翼翼的接近他。

  但再往前走移動得剎那,那個影子突然在枯樹背後消失了。

  「什、什麼啊……為、為什麼突然消失了……」柯特的聲音已經開始再顫抖,像是忍受著心理恐懼發問著。

  真紅似乎也跟柯特有相同的反應,「是……幽靈嗎……」

  雖然也有被眼前發生的事輕微嚇到,但愛里還是慢慢往前走著,「我、我還是去看看一下好了。」

  「愛里……」

  突然間,真紅和柯特感覺到背後似乎被什麼東西拍了拍,剛剛詭異的景像讓他們警覺性提高,被這麼一拍,真紅和柯特瞬間飆出恐懼的淚水。

  「いや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

ゞ愛里

訓練家驚恐的尖叫聲劃過夜空,在寂靜的墓園中顯得特別大聲。不明所以的愛里在聽到夥伴們恐懼的尖叫當下也害怕的緊緊抱住火爆獸知里才敢回頭。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被嚇到哭出來的真紅和柯特皆在原地發愣不敢轉過頭去,本來在他們身邊的電龍露希和單首龍奧利金,朝著突然出現的對象衝了過去,夾帶著強大威力的電擊拳與咬咬直接招呼過去──

當愛里轉過頭去時只看見被打飛出去的黑影。

「露、露希──!」、「…奧利金…」

雖然害怕,不過擔心衝過去的電龍跟單首龍,真紅跟柯特眼淚未乾就轉頭跑到他們的身旁。

「……咦?妳是?」愛里疑惑的眨眨眼,發現神奇寶貝身後站著一名小女孩。

什麼時候出現在那裡的~?

面對突然出現的陌生人,露希直挺挺地擋在真紅一臉保護者姿態,被柯特抱住的奧利金示威的張大嘴巴作勢要咬,愛里身旁的知里也站到前面,背後的火焰燃燒更甚。

「……妳也是被邀請來洋館的?」緊緊抱著單首龍,稍微安心的柯特鼓起勇氣提問。

小女孩沒有回答,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還、還是不小心迷路的……」看著突然出現又不發一語的小女孩,真紅還是有點害怕的縮在露希身後探頭看著。

「……娃娃……」正當三人不知所措,妳看我我看你的時候,小女孩幽幽地開口了。

「我的…詛咒娃娃……」

「!」被小女孩幽怨的聲音嚇到,本來就有些害怕的真紅抱緊了太陽精靈艾蓮,更加縮在露希身後不敢看她。

「娃、娃娃???」無法理解小女孩的意思,柯特在害怕之前先陷入了混亂狀態。

啪!菊草葉甩著頭上的大葉子往柯特身上招呼過去,想讓柯特冷靜下來。

「詛咒娃娃~?啊、難道剛剛露希他們打飛出去的是妳的詛咒娃娃?」或許是因為愛里本身就是個電波少女,對於小女孩沒頭沒尾的話也能夠猜出大概的方向。

「對……不對!」小女孩像是想到了什麼,突然聲音拔高猛搖頭。

「不對不對不對!娃娃、娃娃他已經被爺爺丟掉了!不對不對不對!娃娃他回來了、不管被丟幾次都回來了!」

「娃娃被丟掉了、又回來了!被丟掉了、又回來了!被丟掉了、又回來了──」

小女孩像跳針的唱片,不斷重複著相同的字句。

小女孩太過詭異的反應頓時讓三人一句話都不敢說,生怕不小心說了什麼會讓小女孩更加激動。

──這時候愛里感覺到背後被拍了一下,反射性的轉過頭。

「詛、詛咒娃娃?」

 

「いや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

愛里身後的真紅跟柯特瞬間發出了不亞於之前的淒厲尖叫。

正當電龍露希與單首龍奧利金準備再次聯手出擊時,方才還在跳針的小女孩卻突然冷靜下來開口阻止。

「沒用的、詛咒娃娃不管幾次都會回來……不管幾次都……」

「咦?」不明白小女孩的意思,愛里轉回頭卻發現小女孩已經不見了。

「詛咒娃娃……」真紅臉上還掛著恐懼的淚水,楞楞地看著剛剛小女孩還站著的位置,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被詛咒娃娃取代。

是什麼時候移動的?

「剛、剛剛那個小女孩說的……難道……」雖然覺得詛咒娃娃其實也很可愛,但在這種情形下柯特完全不敢接近詛咒娃娃,深怕會發生什麼事。

「……詛咒娃娃,知道什麼嗎?」握緊火爆獸知里的手,愛里鼓起勇氣往詛咒娃娃的方向前進──

忽然洋館方向傳來烏鴉頭頭的嚎叫,回過神詛咒娃娃的身影又再度消失了。

ゞ真紅

過了十幾分鐘後,被詛咒娃娃和小女孩嚇的不行的真紅和柯特終於稍為冷靜下來了。

「剛剛的小女孩說的到底是指什麼呢…」愛里歪著頭思考著,身旁的火爆獸也像是要讓愛里安心一般的繼續握著她的手。

真紅有點怯怯的舉起了手「吶…我想我們是不是該回去洋館那邊比較好?不知道小酢她們是不是也遇到了同樣的事呢…」雖然很擔心她們,但其實很想快點離開這個陰森的地方。

「嗯嗯!」柯特一邊抱著單首龍一邊點了點頭,身旁的菊草葉則是露出了像是『真拿你沒辦法』的表情看著柯特。

愛里稍微思考了一下,也答應了這個提議,三人便起身準備回去洋館。

但她們一轉身時,眼前突然出現了一位男孩以及夢妖魔。

「ひぃ!!」面對著突然出現的男孩,真紅和柯特不約而同的又發出了悲鳴。

面對著三人,男孩露出了笑容,然後慢慢的走了過來。

「吶、大哥哥大姐姐要去哪裡呢?」男孩停下了腳步,笑著問道。

「我、我們要去洋館那邊喔…!」愛里握緊了火爆獸的手,有點警戒著看著演前突然出現的男孩。

一旁的電龍和菊草葉也擺出了戰鬥姿態緊盯著男孩身後的夢妖魔,夢妖魔豪不在意的回看了他們一眼,自在的在男孩後面飄來飄去。

「哼─是這樣啊─」男孩不感興趣的轉過身回答,「不過、哼哼」身後的夢妖魔也露出了有點奇怪的笑聲。「現在回去也沒有意義了啊。」

「咦?」「欸?」「咦?」

「什、什麼意思?」真紅鼓起了勇氣向男孩提問。

男孩悠悠的轉過身,露出了天真的笑容。

「因為,進去洋館裡的人,沒有人會回來的啊。」

「什──!?」聽到了男孩的話,三人都感到了強烈的不安以及恐懼。眼前的男孩則是維持著笑容,一旁的夢妖魔也像是在嘲弄著三人般的露出了刺耳的笑聲。

「所以我覺得你們最好還是不要回去比較好喔,要是沒有人在這裡的話──」突然,男孩的前方出現了剛剛的詛咒娃娃。「不就沒有人陪這孩子玩了嗎?」

一陣強風吹過,三人都不禁遮住了雙眼,等到風停的時候,小男孩和夢妖魔的身影都不見了,只留下了突然出現的詛咒娃娃。

想到了剛才男孩所說的話,對眼前的詛咒娃娃又有了更多的恐懼。真紅和柯特不知該如何是好的佇立在原地。

愛里放開了握住了火爆獸的手,跑到了兩人面前握住了兩人的手。

「愛、愛里?」「怎麼了?」面對愛里突然的舉動,兩人有些驚慌。

「不要緊的!我們一定沒問題的!」愛里握緊了兩人的手,然後露出了笑容,「一定可以救出他們的!我們互相鼓勵前進吧!」

看著愛里溫暖的笑容和鼓勵的話語,柯特和真紅互看了一眼露出了笑容。

「嗯!雖然很害怕但一定沒問題的!」柯特打起精神的回握了愛里的手,身旁的單首龍和菊草葉也露出了安心的表情蹭了蹭柯特的角,似乎再說著『你還有我們在』的樣子。

「是啊…有大家就沒什麼好怕的呢…」真紅也露出了笑容,回握了愛里的手,電龍和太陽精靈也開心了回望了對方,然後靠到了真紅的身邊。

看著打起精神的兩人,愛里也露出了安心的笑容,但一回神,突然發現三人被一群詛咒娃娃給包圍住了。

「欸…詛咒娃娃…不是只有一隻的嗎…?」面對著大量的詛咒娃娃,三人的臉色都黑了起來…。

────────────────────────────────────────────────────────

《其二》ゞ慶司

「安拉,我想他們會沒事的,別擔心」小酢看著走向墓園的另外三人

「是阿,現在最重要的是….」

「要搞清楚這個老洋館到底是怎麼回事」兩兄弟對看了一眼

有點奇怪,派對的時間已經很接近了,照理說應該要完成了啊?就算派對還沒準備好,那麼接待人員應該也會出來說明,問題是老洋館的門口──一個人都沒有。

三人繼續在附近等了一陣子,墓園傳來的哭泣聲似乎變大了?聽著哭泣聲的三人不禁皺眉,而慶司則是走向附近查看。

「我還是找找看附近有沒有工作人員好了,你們小心點」往洋館另一邊走去

「小心點阿」

「嗯,你也要小心」

「放心吧,我一個人沒事的」

剩下小瞬與小酢兩人待在洋館門口,小酢很無聊地在來回踱步,小瞬則是坐在一邊

「不過說實在的,這效果真的做得很好,看起來超刺激的」小酢看著四周的景色

「難怪要說要有足夠的膽量了,這一看就感覺陰森森的….」從剛剛到現在洋館透露出來的感覺一直都是這樣,地處偏遠又沒有什麼人家,不遠的地方又是墓園,整個地方被樹林團團圍住,所以也沒有足夠的光線能夠照進這裡

『啪!』突然一聲

「……….小瞬」小酢拍拍小瞬的肩膀

「怎麼了?」轉頭

待兩人轉過身,身後的洋館不知何時燈火通明,可是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突然有一隻烏鴉頭頭出現在兩人面前。

『嘎!嘎!嘎!嘎!』是烏鴉頭頭撕裂般的叫聲

「說實在的,那麼近距離聽這聲音真的很難受」小酢揉揉自己的耳朵

「是阿,不怎麼讓人接受….」在烏鴉頭頭開嗓時,小瞬很明確的堵上自己的耳朵

『咿呀─』門似乎開了

「咦?看起來門好像開了」小酢發現大門開了一些

「我去叫慶司進來!」準備打開自己的通訊器

可是小酢卻先一步推開洋館的大門跑了進去,而小瞬也只好跟著她跑進了洋館。

「小酢,等等我!」追上了小酢

「哇,看起來超有高級宴會的感覺耶!」小酢看著四周

仔細一看整個洋館內看起十分氣派,中間擺了一張大長桌,桌上擺著許多精美的食物,而牆上也裝飾著許多壁畫,有他在書中看過的畫,也有一些是沒見過的。

「對了,慶司他還在外面,快叫他進來吧」小酢想起慶司還在外面

「嗯,我這就連絡他」打開通訊器

「咦?」小酢突然指著一個方向

「怎麼了?」正低頭準備向慶司傳消息抬起頭

順著小酢手指的方向看去,原來是長桌另一邊通往二樓的樓梯上有個身影

「酷豹?!怎麼會在這裡?是主人家的神奇寶貝嗎?」

「這個『主人家的神奇寶貝』的眼神似乎不怎麼好呢」

「是阿…..」

兩個人慢慢往後退,試著要離開那隻酷豹的眼神範圍。小瞬感覺好像哪裡怪怪的,但是又說不出來。

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像大夢初醒,不對阿─

「怎麼會一個人都沒有?」

「莎莎小姐的朋友沒有來嗎?」

「我去找慶司」剛才打開通訊器發現沒有訊號

洋館內一個人都沒有,二樓樓梯又有神奇寶貝惡意的眼神,明明就在附近但是卻沒有反應的通訊器,再加上之前墓園的哭泣聲,從來到洋館之後整件事都很不對勁。

「小瞬!門打不開啊!」在思考時突然被小酢的一句話打斷

「什麼?!」

ゞ小酢

瞬跑到小酢身旁,試著轉開門把,似乎也沒可以打開的跡象。

「該怎麼辦……」

「慶司還在外面,過不久應該也會過來。」

「對不起,如果我沒先跑進來的話,就不會發生這件事了……」

「不要緊啦!咦……門上面是不是有什麼……?」

聽到瞬的發言,小酢也朝向門看。

  --『如果想離開這裡,請試著熄滅所有的光…』

「剛剛門上就有這些字了嗎?」

「我也不清楚……」

兩人緊盯著門上突然出現的潦草字跡,古怪的字令人引起疑慮。

「試著熄滅所有的燈光嗎?」

「有點困難呢……」

兩人心想是否真的該照著門上面的字來行動呢?這座洋房大的驚人,若真的有心要熄滅所有燈光,肯定要花上一段時間,加上那隻酷豹兇猛的眼神,實在難以行動。

這時候大廳的燈火瞬間全部都熄滅,從酷豹的周遭開始群聚大量的燈火幽靈和鬼斯通,每一個都露出兇狠的表情,似乎在生氣些什麼。

「怎麼會?!」瞬驚呼。

「該不會是宴會開始的餘興節目吧!」小酢笑著。

「我想大概不是吧……不行,他們是真的在生氣。」

「一定只是想找人玩吧。這地方……感覺也蠻無聊的……」

一聽到小酢的發言,神奇寶貝們的眼神又更加惡劣了。

「小、小酢!」

「唔!對不起!這裡很好玩啦!!」

即使這麼說的小酢,也無法讓對方消氣的樣子……

「沒辦法了……出來吧!水水獺、短短!」

「小鋸鱷,你也出來一起玩吧!」

兩人各叫出了神奇寶貝,以防對面充滿怒氣的神奇寶貝們開始攻擊。

「小酢,你還記得門上面寫了什麼嗎?」

「我記得是……如果想離開這裡,請試著熄滅所有的光……吧!」

「我想,那些燈光指的不是真正的蠟燭燈泡或什麼的。」

「……難不成是指燈火幽靈他們嗎?」

「可能是……」

「不會真的是要『熄滅』他們吧……」

正當兩人還在討論門上詭異的句子時,突然間燈火幽靈與鬼斯通們消失了身影,酷豹也跳上前,正面對著瞬與小酢。

「要來了嗎……!!」

酷豹使出銳利的眼神低吼著;燈火幽靈們一閃一閃地開始在小酢他們的周遭飄來飄去,並且還發出奇怪的叫聲,鬼斯通們也到處穿梭在牆壁與天花板間,似乎打算作一些行動。

「憑我們兩個實在沒辦法!」

「只好先發制人囉!燈火幽靈算是火系,既然是火的話!小鋸鱷!朝著燈火幽靈們噴水吧!」

小鋸鱷跳了出來朝著一群燈火幽靈們使用水槍,但是燈火幽靈實在太多隻,令小鋸鱷難已瞄準。

「水水獺,你也來!使用水波動!」

水水獺利用了水的波動,部分的燈火幽靈跟鬼斯通似乎有點受到影響。

「很好,似乎行得通!」

正當瞬還在高興時,酷豹衝向小酢。

「短短!鐵頭功!」

聽到瞬呼喊的暴蠑螈,馬上衝去保護小酢,酷豹也被暴蠑螈的鐵頭功撞至一旁的角落。

「小瞬,謝謝你!」

「小心一點,他們還會再攻擊的。」

如同瞬說的一樣,被小鋸鱷以及水水獺攻擊的燈火幽靈以及鬼斯通,又看見酷豹被攻擊,他們的情緒開始激動了起來。

接著,燈火幽靈跟鬼斯通們聚集再一起,對著小酢他們使用了幻象術及催眠術,面對這麼大的攻擊,小酢、瞬與神奇寶貝們眼前開始模糊,睡意直逼。大家都受到了極大的影響……

ゞ瞬

另一方面,在老洋館外

「可惡,為什麼霧越來越濃了,這樣下去什麼都看不見阿….」

跟小酢他們分開一個人單獨行動的慶司,本來是要去附近找老洋館的工作人員,但是非但沒有找到工作人員反而不知不覺闖進一片濃霧,頓時失去方向。

「也不知道他們待在那沒有事,得想辦法回去才行」

「出來吧!蔓藤怪!」慶司叫出自己的夥伴,蔓藤怪十分地有精神

「蔓藤怪!使用大晴天!」

大晴天的效果是能夠讓當下的天氣轉變為晴天,自己處在濃霧瀰漫的情況下大晴天能夠提高辨識度,而大晴天的效果也挺有用的,濃霧漸漸散開了

「霧是散開了,但是這個地方怎麼….」感覺好像哪裡不對勁

明明沒有走很遠但是卻離洋館有一大段距離,他很確定自己並沒有走遠,但是這是怎麼回事?會是在濃霧的時候走岔了嗎?想要掉頭走回去,但是─

「這下真的奇了,看來洋館的主人有兩把刷子阿」

回頭,很簡單明白的顯示慶司走過來的路線,一條筆直的道路完全沒有岔路。絕對沒有記錯自己走的步伐,但是卻遠離了洋館,想要讓人不懷疑這裡面沒玄機真的不太可能。

「阿,好像記得以前不知道誰說過,這種情況通常叫做『鬼打牆』吧」

不知道為什麼,慶司還有心情開自己玩笑,一般遇到這種事通常都會害怕吧。但是他卻很淡定,彷彿沒他什麼事。

「皮蛋,出來吧!」叫出自己的夥伴鬼斯

「皮蛋,我想這個你有經驗吧,通常你們超愛玩這種遊戲的……」

慶司在小的時候也遇過這樣的情況。年幼的時候住在羅莎鎮,時常被幽靈系神奇寶貝戲弄,每次都搞得很晚才回的了家,結果被家長念。他最常遇到的就是這種鬼打牆,從一開始不知道怎麼辦到現在根本當沒這回事。

「雖然挺懷念的,但是大家的安全還是最重要的,先回洋館吧!」

在鬼斯的帶領下,慶司從他去的另一側回到了洋館

洋館內

「嘻~嘻~嘻!要想離開這裡就要熄滅所有的燈光喔~嘻~嘻~嘻!快點熄滅它喔!」

不知道從哪裡又傳出了戲謔的聲音,似乎對現在這個狀況十分的開心。洋館內的兩個人聽著這個聲音十分無力,因為被大量幽靈系神奇寶貝的幻術影響根本什麼事情都做不了。

『可惡…只要有一個突破點就可以了』死命撐著不讓自己睡著的小瞬想破頭

『哈阿….好想睡,嘶…』小酢也在努力不讓自己睡著,捏了自己的腿一下

洋館外

「奇怪?難道他們先進去了?」

回到洋館卻發現他們不在,試著去打開洋館的門,但是沒想到居然打不開,只好思考另外進去的方法。

「那邊有個開的窗戶,但是有點高阿,有點難辦」看著比自己高很多的窗台

不過時間緊迫,他也沒時間多想,慶司很麻利的爬上窗台附近的樹。

「蔓藤怪,用藤鞭抓住對面的窗台!」他自己則抱著蔓藤怪

「好!我數一二三就收!就靠你囉,掉下去可就慘了」

很驚險的到達二樓窗台,慶司趕緊進入洋館。而在進入洋館後,映入他眼簾的是大量的神奇寶貝,以及快倒下的同伴。

「蔓藤怪,用麻痺粉!」大量的麻痺粉撲向神奇寶貝們,趁這個空檔,慶司跑向自己的同伴。

「小瞬、小酢!」但是似乎沒什麼反應

「雖然這樣不是很好,但是沒辦法了….」

「皮蛋,對著他們用舔舌頭!」

雖然舔舌頭這個絕招不太厚道,還有30%機率會中麻痺效果,但是用來叫醒人卻是一個不錯的方法。

「嗚哇!這是什麼?!」這是被驚醒的小酢

「舔舌頭真的是很討厭的招式阿」也醒過來的小瞬

好在經過舔舌頭的摧殘,大夥算是清醒過來了,接下來就該好好算算之前他們欠的帳了。老虎不發威,你當我Hello Kitty!

「雖然這樣做不是很好,但是大家互相一下沒什麼關係吧」小酢很開心的想著

「小鋸鱷,既然要熄滅燈光,大範圍的水柱尾!」

「墓園那邊不知道怎麼樣了.....」洋館這裡有神奇寶貝攻擊,小瞬擔心墓園那禮也會有

「水水獺跟著小鋸鱷一起去熄滅燈光,短短對酷豹使用雷牙!」

「鬼斯通阿,真的不知道該說懷念還是什麼」慶司在心裡吐槽

「蔓藤怪、皮蛋,準備好應戰了!」

不知道是因為多了同伴還是之前的戰鬥損傷,對面的神奇寶貝們似乎不似開始時猛烈,三個人有驚無險的打敗他們。

而就在打敗他們之後,大門打開了,三個人才放鬆心情

有一把很小的聲音再說著

「嘻嘻!燈光被熄滅了,但是派對還沒有結束喔!嘻~嘻~嘻~嘻!」

可沒人聽見這句話

ゞ柯特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雖然已經將慌張的情緒安定了下來,不過面對大量的詛咒娃娃,真紅還是忍不住顫抖的說著。

  好可怕、好可怕,可是感覺有哪裡不對勁……

  這麼想著,但柯特卻不敢移動腳步,雙腳如同初生小羊般顫抖著,似乎連維持站立都有點困難的樣子。

  夏天夜晚微微悶濕的風不停的吹著,從微風漸大又漸小,不停循環著,吹得在場的每人明明是在炎熱的夏夜,但卻泛起雞皮疙瘩。

  三人陪同的神奇寶貝都警戒的看著四周的詛咒娃娃,那模樣就像對方只要一有動靜就會立馬上前攻擊一樣。

  愛里稍微安撫了從剛剛就遭遇奇怪事情的夥伴們的心情,往前站一步,目光直直的看著這群包圍著他們的詛咒娃娃,「你們到底是……嗯?」

  愛里踏出的一步伐如同引爆的信號,原本只是包圍不動的詛咒娃娃們瞬間一齊動了起來,忽近忽遠的圍繞著三人緩慢轉著圈,就像奇怪的儀式一般,令人感到毛骨悚然。

  站在最外圍的柯特被突然靠近臉頰的詛咒娃娃嚇得暈了過去。

  「柯特!」站在柯特旁邊真紅立即發現了不對勁,轉過身後便發現已經倒在地上昏迷的柯特。

  跟著轉過頭的愛里也明白柯特昏倒了,但卻不是跟著真紅和單首龍攙扶起柯特,而是再度轉過身面對那群詛咒娃娃。

  再不做點什麼不行,這已經不是惡作劇的程度了!「知里,拜託你了,對詛咒娃娃們使出噴射火焰!」

  聽到指示的火爆獸立即吼了一聲表示明白,隨即周圍的空氣熱度也迅速上升。

  「……你們沒事吧!」

  在火爆獸將圍繞在身旁的詛咒娃娃打暈幾隻之後,便遠遠的聽到從洋館方向傳來的呼喚聲,愛里跟真紅定睛一看,便發現原本來留守在洋館的夥伴們跑了過來。

  看到有其他人過來後,原本繞著柯特、真紅和愛里的詛咒娃娃們一哄而散,「你們也沒事嗎?我們這裡……」

  「嗚……怎麼……了……」

  正當愛里擔心的向跑過來的小酢、慶司和瞬三人指指後面時,柯特已經醒了過來。

  看到周遭的詛咒娃娃們跑走,而昏倒的詛咒娃娃也不知何時消失了,愛里和其他四人便看著還躺在地上的柯特,「柯特沒事吧?」

  「應該沒事……?我怎麼了?」

  「你昏倒了。」

  「嗚哇……好遜……」

  「是說你們也有發生什麼事嗎?」

  「嗯,我們……」

  明白夥伴們沒大礙後,兩組人便開始討論起剛剛發生的怪事。

  「……也就是說,我們被困在洋館的同時,你們同時被詛咒娃娃襲擊?」慶司在聽完了大夥們的話後,便簡單明瞭的統整已發生的事情。

  「嗯,是這樣沒錯,不過還好你們出來了。」愛里輕輕嘆了口氣,雖然對剛剛那小男孩的話不怎麼相信,但看到夥伴真的平安出來了,心中還是放下了塊石頭。

  「別咬了啦,我醒過來了真的!」柯特推了推還在咬在自己耳朵上單首龍,「不過覺得很奇怪啊,為什麼要襲擊我們呢?不管是詛咒娃娃,還是在洋館裡的燈火幽靈和鬼斯通。」

  「這個我也不知道……」

  「那個……」

  「嗯?!」

  原本圍成一圈的六人,不知何時在旁邊多了兩個小孩出來,「啊、是你們!」真紅一眼看出來是哭泣的女孩和小男孩後,有點驚訝的喊道。

  被六雙眼睛注目著的男孩女孩互相看了看後,深深的面對其他人鞠躬,「真的很對不起!」

ゞ愛里

兩人突如其來的道歉在場眾人都深感疑惑,尤其是親自見識過小男孩與小女孩恐怖之處的真紅、柯特、愛里三人更是不明所以。

「你們是誰?為什麼要道歉?」

「你們做了什麼事嗎?」

「難道…之前發生的怪事跟你們有關?」

相較之下比較冷靜的小酢、慶司、瞬三人接連提出疑問,試圖釐清狀況。

「對不起!那些是我們做的,鬼斯通跟燈火幽靈的事、詛咒娃娃的事都是我們設計的!」

「非常對不起!我們本來只是想小小的惡作劇一下,讓大家能玩的開心的…不知不覺就過頭了…很抱歉造成大家困擾了!」

「剛剛真的很可怕呢……不管是什麼原因,傷到人都是不對的!」

愛里雙手插著腰,少見的板起了臉說教。

「「對不起!!!」」

小男孩與小女孩再次雙雙鞠躬道歉。

「原來…不是鬼…」剛剛被嚇暈的柯特聽完解釋總算放心了。

「…難道…那些邀請函也是你們發的?」真紅想到大家都是因為邀請卡才會來到這裡的,說不定這也跟他們有關?

「嗯,我們兩個的爺爺是這座洋館的主人,因為這邊平常都沒有人靠近,爺爺又因為工作平常住在其他地方,只有我們兩個人住……除了幽靈系PM之外我們很少接觸其他人……」

「所以我們才會想舉辦派對跟大家一起玩……太久沒看到這麼多人,讓事情演變成這樣真的很對不起……」

小男孩、小女孩低垂著頭,用悲傷的語氣解釋著,非常寂寞的樣子。

「原來是這樣,你們很寂寞啊……」知道原因後,瞬表示理解的點點頭。

「嗯……雖然我和瞬是很習慣幽靈系PM的惡作劇沒關係,但有些人還是不太能接受,下次還是注意點比較好。」

慶司眼神看向剛剛昏倒的柯特。

「對啊……如果不要弄成這麼可怕的話,幽靈系PM也很可愛……」

「會嗎?雖然一次跟那麼大量的PM對戰是有點累,但我覺得剛剛那樣其實也很有趣啊!」

膽子比較大的小酢拍了拍柯特的肩膀,不太在意的樣子。

「覺得有趣嗎……」意外著小酢的反應,小男孩跟小女孩都露出了一臉不敢置信的表情。

「你們…其實是想要朋友吧~?雖然和PM們一起玩也很棒,但有時候也會想和人說說話,我知道那種感覺!我們一起玩吧~!」

愛里笑著走到小男孩與小女孩身邊,伸出了手。

「真的、可以嗎?」

「我們明明做了那麼過份的事……」

面對愛里伸出的手,小男孩與小女孩既開心又不知所措。

「嗯,一起玩吧!你們也不會再做出剛剛那麼可怕的事吧?」

明白小男孩與小女孩寂寞的心情,真紅也調整好自己的心情不再恐懼。

「「嗯!謝謝!!!」」

沒想到會被原諒、更沒想到大家願意與她們一起玩,小男孩與小女孩非常高興的笑了。

隔天,羅莎鎮。

「發現門被鎖上時,慶司一個人還關在外面!」

「房間還出現了大量的燈火幽靈和鬼斯通擋住去路……」

「咦、那樣不是很危險嗎?後來又怎麼了?」

莎莎小姐坐在椅子上,聽著剛從洋館回來的眾人興奮的分享著這次的經驗。

「是啊,後來還是靠蔓藤怪他們才能和大家會合。」

「那就好…墓園那邊又發生了什麼事呢?」

「一開始有個詭異的小女孩一直喊著詛咒娃娃,後來又出現一群詛咒娃娃把我們包圍,真的很可怕……」

「柯特還因此昏倒了,幸好有愛里在……不然都不知道怎麼辦了。」

「嘿嘿、我也是因為有柯特、真紅在身邊才能夠鼓起勇氣……而且沒想到原來這一切都是住在洋館的小男孩跟小女孩的惡作劇呢!」

「咦?住在洋館的小男孩和小女孩?」

剛剛還很認真聽著大家分享的莎莎小姐,突然露出很意外的表情。

「嗯,說是擁有洋館的爺爺因為工作平常住在其他地方,平常只有他們兩個人住在那裡,覺得太寂寞才會想舉辦這次宴會的。」

「雖然惡作劇很可怕,不過他們也道歉了,後來我們還一起玩……莎莎小姐?」

「那個……雖然我不覺得你們會說謊,老爺爺也的確不住在那裡,但他並沒有孫子,洋館目前應該沒有人住才是……」

「………………………。」

剛剛本來還開心說話的眾人頓時陷入沉默。

「いや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あ!!!! 」

良久,莎莎小姐的房間響起了非常淒厲的尖叫聲。

 ────────────────────────────────────────END。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