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特的部分】

  『真的很傷腦筋啊……能幫助我跟公園裡的遊客想想辦法嗎?』

  「該怎麼辦呢……」柯特抱著燭光靈坐在公園的長椅上思考著,看著不遠處傳來音樂的地方,很好聽,但是不停的重複著某個旋律,的確會讓人厭煩。
  在旁邊的菊草葉用藤鞭輕輕推了下自己,「唔……我沒事。」柯特著菊草葉笑了下,只不過眼前的問題還是想不到任何辦法可以解決。


  剛剛經過公園時,看著管理員苦惱的樣子忍不住去問後,才知道最近公園變冷清的原因是練習歌唱的PM們聲音太吵雜的關係。聽完後決定要去解決這件事便走去跟保母蟲、風鈴鈴跟聒噪鳥談談,結果跟管理員說的一樣被冷漠對待,完全不理人。

  有點灰心啊。柯特再次想一便後便將頭埋在燭光靈暖暖的身上。

  「午安。」輕輕的腳步聲停在柯特的不遠處。

  「午安,你是……瞬?」柯特抬頭看著在自己身旁坐下的人,感到有點驚訝的問到。

  「嗯,」瞬坐下後,看著柯特頓了頓說,「看你樣子,也是因為公園管理員的請求嗎?」

  「你們也是嗎?」

  「嗯?也是?」「妳也有受到公園管理員的委託嗎?」瞬跟柯特同時發出疑問,兩人轉過頭看著站在長椅後方的女孩。

  「對啊,是這樣沒錯。」淡藍色的長髮隨著女孩走動而飄起,「先自我介紹,我叫寒鶄,剛剛在後面聽到你們的對話才走過來的。」女孩轉而站在長椅旁,笑了笑,「我想人多一點可能比較有辦法,那群PM們有點難搞定。」

  瞬對著寒鶄點點頭,「我叫伊吹瞬。」

  柯特看著寒鶄眨了眨眼,「我是柯特。」然後像是贊同寒鶄的話般的用力點了點頭,「對啊,他們好固執一直練習,而且現在好像跑到水池附近練習了,時不時有水花聲。」

  「可是我剛剛才從水池那邊走過來,沒看見那群PM在水池附近練習啊?」寒鶄挑眉。

  「咦?那麼水花聲是?」

  ----------

  站在池塘邊的三人看著一直不斷啪打跳躍的笨笨魚,有點不知道如何開口的呆站著。

  最先忍不住沉默的是柯特,「那個……笨笨魚?」

  聽見柯特的呼喊,笨笨魚停下動作直盯著柯特,柯特被這視線盯得有點尷尬,「笨笨魚,發生了什麼事嗎?」吞了吞口水後還是詢問起笨笨魚。

  聽到柯特疑問的笨笨魚,又開始激動的上下跳躍,似乎想傳達著什麼訊息給在這池子邊的三人。

  「奇怪的笨笨魚。」寒鶄皺起眉頭,不太懂笨笨魚想表達什麼。

  而瞬則是一頭霧水的站在旁邊看著。

  柯特也被這笨笨魚的舉動搞得不知所措,知道笨笨魚想傳事情,但卻怎麼也聽不懂牠在表達什麼。

  柯特將掛在腰上的寶貝球拿起,叫出鐵甲貝跟波波,然後微微蹲下,「鐵甲貝、波波,你能幫我問問笨笨魚想說什麼嗎?」

  鐵甲貝跟波波輕微點了點頭,然後便往池子裡的笨笨魚靠近。

  過了一會兒,鐵甲貝回到岸邊用簡單的動作告訴柯特要他把笨笨魚抱起,柯特便照做。

  被抱起的笨笨魚依然很激動的發出一些低鳴,柯特摸了摸笨笨魚想安撫牠的情緒。

  「波波、鐵甲貝,那現在要做什麼……?」看著似乎想領導他們到某處的波波,柯特看了看鐵甲貝跟笨笨魚,然後跟著波波走。

  而在旁的兩人因為這突如其來的事件,想了想,也跟上柯特。

  ----------

  抱著笨笨魚的柯特跟著波波的引導來到了練習歌唱的PM的地方。

  歌聲與鈴聲依舊,站在前方的保母蟲也十分敬業的持續指揮著。

  完成任務的波波與鐵甲貝回到柯特的身邊,「你們做得很好喔。」柯特向他們微笑表達謝意,然後低頭看向懷中,停止騷動的笨笨魚,「想來到這裡?是想跟他們說什麼嗎?」

  笨笨魚沉默了一下後,便往那些練習歌唱的PM們的所在處噴射水槍。

  突如其來的水槍嚇得練唱的三隻PM停止了動作,之後除了保母蟲外,聒噪鳥跟風鈴鈴便生起氣來,飛近柯特想反攻擊向他們發射水槍的笨笨魚。

  「咦咦?笨笨魚你在做什麼?」柯特也被笨笨魚的舉動下了一跳,但是看到怒氣沖沖的聒噪鳥跟風鈴鈴,柯特還是將笨笨魚護在懷中,「聒、聒噪鳥跟風鈴鈴你們等等,笨笨魚這麼做會有原因的你們先冷靜啊啊啊!」


【寒鶄的部分】

聒噪鳥和風鈴鈴整個被突如其來的水槍激怒,完全不管柯特的勸阻。聒噪鳥先瘋狂攻擊過來,風鈴鈴隨後也嚎叫,保母蟲在一旁看著不知道該怎麼辦。

「夢妖魔、幾何雪花,奇異光線。」懶得解釋,直接喚出伙伴回擊,讓聒噪鳥和風鈴鈴陷入混亂,暫時止住攻擊。隨後轉頭冷冷的望了一眼笨笨魚,好一會才緩緩開口。

「我們是來解決事情的,不是來打架的。」雖然寒鶄並沒有任何動作,但僅僅眼神和言語,就讓笨笨魚完全沉默下來,安分的待在柯特懷裡。

『呃,寒鶄……』瞬見到場面快速的被控制住,有點反應不過來,柯特則是把笨笨魚抱得更緊了。

「聒噪鳥和風鈴鈴都沒有受傷,笨笨魚當然也沒有。」對於另外兩位訓練家的反應,她只給了這樣的解釋,然後冷眼掃過聒噪鳥和風鈴鈴,確認他們沒事以及沒有再次攻擊的企圖。

這不是肉體傷害的問題,根本是心靈上的威脅阿……瞬和柯特相視而望,心裡默默的想著。

待大家都冷靜下來後,寒鶄又發問了。
「你們的練習打擾到居民,為什麼不換地方?公園管理員不是來找過你們了?」緩緩的發問,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用詞帶著威脅。

保母蟲、聒噪鳥和風鈴鈴相視一會,開始吱吱喳喳的交談起來,然後像是做好決定了,轉過來對訓練家們吱吱喳喳的解釋。
「真不好意思,我們都是普通人,聽不懂你們的語言。」言下之意就是要他們換個方式解釋。

於是保母蟲、聒噪鳥和風鈴鈴三隻神奇寶貝跳上跳下,左跑右走的又指向想表達,夢妖魔和幾何雪花看起來是懂得,但就是默默的在寒鶄身後什麼也不說,一副準備看好戲的模樣。

於是三個訓練家和好幾隻神奇寶貝在那邊好一會,忽然柯特像是恍然大悟般的跳起來。
『我知道了!他們說因為表演場地是在公園,在那邊練習比較有臨場感,去別的地方練習感覺就不一樣了!』他非常開心得對著另外兩個人說著。

見鬼了?他們這樣講你也聽得懂?我就只有看他們跳來跳去比來比去而已,你根本是想像力太旺盛或者是少女心發——卻見到保母蟲、聒噪鳥和風鈴鈴三隻神奇寶貝拼命點頭,看著柯特的眼神像是看到了知音一樣。

還真的是這樣?有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柯特,瞬也是愣愣望著柯特,當事人則是完全沒發覺得再跟笨笨魚講話。
『找到原因了耶!這樣問題解決之後他們就不會打擾你休息了,所以你也不可以再亂攻擊人家喔!』

……柯特你強。寒鶄腦子裡只剩下這句話。


『不過話說回來,這樣子好像就真的只能在公園練習了耶,不然這樣場地感覺不對,練習也沒用啦。』柯特困擾的說著,旁邊三隻保母蟲、聒噪鳥和風鈴鈴點頭如搗蒜,對於柯特站在他們這邊非常高興。

寒鶄淡淡的嘆了一口氣,動動腦阿拜託。
「……我說,只要到其他地方,把場地布置得像公園場地不就好了?」


【伊吹瞬部分】

「所以說為什麼你們非得要在”公園”裡才能練習的那麼順利阿…..」看著三隻神奇寶貝在前幾天搭起來的佈景開心的練習著,伊吹瞬忍不住吐槽。

因為寒鶄的一句話『把場地布置得像公園場地不就好了?』三個人想了很久又找了一段時間才找到合適的地點。

回憶─

「啊?隨便一個空地不就行了嗎?比如那邊…」這是寒鶄。指著的方向是梅渡公園再過去的樹林裡
「可是…這樣被吵的變成其他的神奇寶貝了耶」柯特舉起手
「真麻煩…」別過臉
「那個….我有個想法不知道行不行?」伊吹瞬突然開口

「啊?」 「什麼辦法?」兩個人望向瞬

「廢棄電廠」瞬吐出了四個字

「是說在廢棄電廠真的是不錯的感覺耶,又不會吵到人,還可以盡情的唱歌。雖然總覺得哪裡怪怪的…..」雖然有一瞬間覺得哪裡奇怪,但柯特選擇放到一邊

「嘛…總而言之把吵到居民的問題解決了不是很好嗎?」寒鶄慵懶的躺在一邊的椅子上這麼說

「但是總覺得他們只是這樣練習挺可惜的…明明唱歌還是很不錯的」柯特有點惋惜

「練習的時候太吵了….」前幾天的練習聲響讓寒鶄不禁揉揉耳朵

「嗚….既然很吵的話,那讓他們改變風格怎麼樣?」看著勤奮練習的三隻神奇寶貝的瞬這麼說

「改變風格的話應該就不會那麼吵了吧?」柯特偏頭

「可他們做的來嗎?我對此懷疑….」寒鶄冷冷的說

「總之先問問他們的意見吧,阿….還是先看看笨笨魚意見?他一直在那裏看著他們那麼久了,應該會有點心得吧」柯特馬上去抱來的放著笨笨魚的水缸

「柯特….」「唉….」剩餘的兩個人嘆氣的對視

─他是不是又忘了他跟笨笨魚一個人類一個是神奇寶貝的事實
─大概又忘了吧,不過好像也沒差,他們也是能交流的,想想前幾天的事
─好像也是………….

寒鶄與瞬就這麼看著柯特興高采烈的問著笨笨魚,看了很久…..

「是說還是第一次跟認識不久的人一起做任務阿….」瞬側躺在一邊
「那怎麼這次自己一個人?」挑眉

「嘛...順其自然就這樣了,我跟他總有一天會分開的,雖然他老是擔心這擔心那的,一個大笨蛋」像是在回憶著什麼

「還真成熟阿,跟你的年紀來看完全不符」
「是嘛…..」
「你….也是個很熱情的人阿,雖然對待人老是冷冷的,可是我感覺的出來」微笑
「撒..誰知道呢」轉過身

「大家!我問完笨笨魚的心得摟!」抱著水缸靠近兩人

「嗯?」 「有什麼進展嗎?」

「嗯!我跟笨笨魚覺得應該這樣──!」

過了沒幾天,梅渡公園。

『梅渡公園音樂祭』這是前幾天人們手裡拿到的宣傳單,仔細一看才發現裡面有點奇怪。

主唱:聒噪鳥、伴奏:風鈴鈴、指揮:保母蟲

「欸?這不是時常吵到大家都受不了的那三隻神奇寶貝嗎?」
「可是這幾天好像沒聽到他們的聲音了,還以為撤走了」
「會不會又是那些吵死人的聲音阿,還是去找管理員吧」路人們交談著

廢棄電廠(回憶)

「是說你們三個有對梅渡公園的大家感到抱歉嗎..」寒鶄冷著臉問

三隻神奇寶貝默不吭聲,看起來好像也覺得自己錯了

「不是不想阻止你們的樂趣,但是老在公園那裡弄得大家都不開心也不是你們原來的想法吧」瞬看著三隻這麼說

「給大家一點歉禮怎麼樣?可以讓你們在公園裡演唱,也可以讓大家知道你們是真心想要改過的」柯特也說出自己的想法

神奇寶貝抬頭看著三個人,好像是在問要怎麼做才能得到大家的原諒

「這個簡單,改掉你們原本的風格就可以了!」瞬回答

好像有點沒理解,不解地看著三人

「意思是說,你們原本的風格讓大家討厭了,換個別的」寒鶄扔出一句話

「別難過拉,當成新的挑戰阿,難到不想嘗試看看其他風格嗎?我超希望你們能試試看的耶!試拉試拉好不好!」星星眼‧柯特帶著期望看著三隻神奇寶貝

音樂祭當天,三隻神奇寶貝的歌意外受到好評,居民們也接受了牠們的悔過。

只是後來在各自旅行的三人聽說,保母蟲愛上的這樣的風格,又吸收了一批團員們在廢棄電場練習起來了,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在梅渡公園表演。

「這不是挺好的!」一隻聒噪鳥停在少女的肩上
「嘿,我就說絕對會紅起來阿,太好了」摸摸手裡裝著笨笨魚的寶貝球
「很美麗的旋律不是嗎?風鈴鈴」看著自家的風鈴鈴,少年微笑

咦?你說當初他們表演了什麼?

是──秘密喔!

【END】

 


Comments




Leave a Reply